伊豆豆没有正面回答知道还是不知道

司上下,他们都知道吗?伊豆豆没有正面回答知道还是不知道,却说,其实,有些事情,与其一个人压在心里独自承担,不如说出来,让大家一起分担。万丽说,你是不是说,你们都知道,我这是在掩耳盗铃呢。伊豆豆说,别人我不知道,我呢,老实说,我应该是有点数,田老板要你做定销房嘛。万丽说,你猜的?伊豆豆说,我没有那么聪明,是老秦帮我分析的。
万丽说,我也是女人,有什么不一样的?被你们这么看,我是不是应该很悲哀?叶楚洲敏感地道,被你们?这么说起来,还不止我一个人这么看你?还有别人?万丽没吭声。叶楚洲又说,我好吃醋,原来我以为,这世界上也就我了解你,也就我能明白你的心,不料还有人在。话说到这儿,万丽也相信叶楚洲不是开玩笑,他确实是来动员她下海的,至于是不是如叶楚洲所说,专门为这件事情回南州,万丽吃不透,她只是希望事实不是这样。但是万丽仍然想不明白,叶楚洲为什么会看中她,就凭他们在“五艺节”临时办公室相处的那么一点点时间,就凭那一点点印象那一点点了解?所以,说到底,万丽还是不能相信,当她感受到叶楚洲关注的目光时时地落在她身上时,心里不免多出一点异样的感觉,也是她最不愿意去想的一个原因。
万丽说,我一点也不知情。康季平说,这次的班,非同一般,对学生的要求很高,要高学历,硕士生以上,要年轻,一般三十五岁以下,少数不超过四十,要副处以上干部。万丽说,但我是科级。康季平说,这个问题,不是你考虑的,向问应该会考虑的,但这次机会难得,是省委周书记亲自提议要办这么一个高学历青年干部班的,听说,周书记还会亲自去讲课,所以从上到下非常重视,省委组织部是经过严格考查挑选的。
万丽说,我在党校学习,有什么好担心的。康季平说,那就是因为想你,来看看你。万丽不说话了。两人又走了一段,康季平的手若有若无地碰到万丽的手,又离开,过一会儿又碰到了,康季平说,你也不给我打电话,情况还好吧?万丽说,我们班主任沈老师,你认得吗?康季平说,我怎么会认得,我又不是党校系统的。万丽说,那就奇怪了,他为什么把我调到第一排坐呢?康季平说,这你就别多想了,坐也坐了,不见得再调回去吧。万丽一听康季平的话,就知道康季平其实早就知道这件事情,万丽不由侧过身子,认真地看了康季平一眼,心里怀疑着,难道一切都是康季平安排的?
万丽说,消息倒快啊。孙国海说,快什么快,钱前来跟我说,我还蒙在鼓里呢,钱前死活不相信我不知道,倒显得我不够哥儿们了,弄得我多没面子——万丽自顾往家里走去,她实在没心思和孙国海多说什么,孙国海说,钱前的情况,我是不是简单跟你说一说——万丽皱了皱眉,孙国海,你少给我找麻烦,我工作的事情,八字还未见一撇呢,你少到外面去瞎说八道。孙国海说,我不会的,我怎么会瞎说八道。我这个人,嘴巴紧的。万丽说,你是不是喜欢瞎说,你嘴巴紧不紧,你自己心里有数。孙国海道,那是,我说话心里有数得很。万丽一边往楼里走一边应付着说,你有数就好。孙国海说,万丽,我还要出去一趟。万丽说,你去吧。
万丽说,宣传科的工作我都习惯了,做得也顺手,挺好的。计部长高兴地点头。万丽说,那,那柳科长他知道吗?他会不会有什么想法?计部长说,我先跟你谈,一会儿再找他谈,老柳是个老同志了,他能够正确对待的,从部里季平说,你的个性,就是心地软弱、正直善良,又有非常强的进取心。万丽说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就更不应该来机关了,要想做好自己,首先一个,就不能违背自己的良心,但在机关做不到啊!有时候,如果不肯违背良心,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别人走上前,你能明白吗?康季平点头说,我当然明白。
万丽说,怎么可能,我还没参加考试呢。康季平说,如果要你和大家一样参加考试,还要我干什么?金老师收的两个学生中,就有一个是免考生,我替你争取到了。万丽说,免考生?那要什么样的条件才够得到?你怎么做得到?康季平说,反正已经争取到了,你就别多管了。康季平见万丽心事重重,笑道,别胡思乱想了,我不会犯错误的,再说了,我没权没钱,要想犯错误也犯不起来。但做了这件事情,却有一个好处。万丽说,什么好处?康季平笑着,没有回答,康小乐却插嘴说,爸爸就不用吃药了。康小乐这话说得没头没脑,万丽听不懂,疑惑地看着康季平,问道,小乐说什么,什么不用吃药了?康季平说,小孩子的思维,大人跟不上的。虽然康季平说得很顺溜,没有丝毫犹豫,但是万丽还是隐约感觉他好像在搪塞什么,只是她没有追问下去。
万丽说,张局可是你们一把手,你怎么可能反得掉他。伊豆豆说,这你就不明白领导的心思了

发表评论

关闭菜单